2017读与听

技术方面

非技术方面

音乐

总体阅读量感人,技术投入比重更惨不忍睹,音乐口味随波逐流……完

blog/总结

2018-03-27 · stuff

谈谈听歌

最近偶然看到高中时期自己听的歌单,顿感风格差异之大,甚是油然而生一种背叛之感,可喜更可悲,就像看到年少无知的自己,可笑之极。 关于音乐这件事,可能就是最近几年吧,愈发感觉认真起来了;虽然现在的科技已经能帮我做一些决策,但是还是会小心翼翼的去探寻自己想要的声音,以此来享受被掳获的窃喜。

其实听歌这件事情大部分还是受我哥的影响,小时候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搞来的一个极破的单放机,当时对于这玩意能不能发出点声响,我其实是不抱任何奢望的;不过后来他东拼西凑给外接了一个破喇叭也能动次打次搞两下了。其实当时除了觉得好笑点,也没觉得这玩意有多好听吧,毕竟当时也只有一盒古筝啥的民乐磁带来听听。真正让我震撼的是后来他买了一个新的单放机,耳塞入耳那一瞬间的重低音感彻底让我钟情于此,以至于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和我哥都是靠重低音强度来判别耳机好坏的。

也是受我哥的影响,后来很长时间我们在听这件事情上都比较同步了,也算是走上了一条穷酸的设备党道路,一起分享新买的耳机,新买的磁带,追一样的星;再后来耳机带来的感觉满足不了,省吃俭用的给自己置办了一套音响,从那以后回到家就是各种咚次哒次,天真的以为自己的音响谁也比不了…… 后来我们各奔东西,见面的次数也越来越少,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于听歌这件事情想法也越来越不同,但是他给我的感觉似乎始终停留在我们一起折腾的那个年代,想想也挺有趣的。

再说到现在吧,应该就是滑板之后接触了各种各样的人与事,慢慢开始接触各种风格的音乐,对于听的感受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单一,不再恪守自己所谓的正统路子的选歌想法。以前听歌也就是听罢了,没有去考虑一些专业性的东西,现在会越来越好奇去寻找一些除此之外的东西──风格,流派,情感,历史;不过自己觉得都是些比较浅显的玩意,虽说很想去深挖更有价值的另一面,但很多时候都是无奈于能力有限。

到现在来来去去也听了很多风格的音乐,一直在寻找自己想要的,唯独偏爱摇滚乐;无论传统,迷幻,电子还是后摇滚都发掘不少喜欢的,每次乐此不疲,如获珍宝,真是觉得很神圣的一件事情──这个世界这么多伟大的音乐,我为什么不能尽早去享受乐呢,可能明天我的想法就改变了,岂不是多幸运啊!不过无论主流与否,每首歌都必然都有它的价值,都有背后诸多的付出,但愿自己别有五十步笑百步的心。

blog/成长

2018-03-27 · 随想

分歧者的徘徊

熬了一个月终于彻底离职了,一直挺讨厌的地方,不知道为什么要进来,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走,甚至不知道离职以后要干嘛,偶然颇有兴致想去做点东西,又突然觉得索然无味;不知道是工作时间长了还是自己对于这种钢铁森林般的单调生活厌倦了,渐渐发觉自己心也变了。

春节过后每天都感觉挺失落的──感情,生活,工作如同天气不冷不热,毫无章法地玩弄着你的思绪,你只能侥幸偶然逃脱,却无法彻底摆脱。很多时候自己的想法都反映出一个将要成为分歧者的特质,但是要成为分歧者本质就是一次炼狱,害怕炼狱就只能徘徊在失望与苦闷之中;然而徘徊是简单的,我可以一次又一次的暗示自己下一次就好了,但同样只能接受一次又一次的煎熬,当然根本无法自愈。

我有一千个美好的想法,一万个周全的计划,我花费几十个小时让自己坠落其中来逃避苦闷,来洗刷天空的污迹,期待某一刻耀眼的绽放,确实星空会出现,同样下一刻也会有。

现在的我越来越排斥形式的东西,传统的想法,不管是自己还是他人,只要感受到这种东西就觉得身上爬满细菌一样难受,抖也抖不掉。但是每次愤恨于此之后都会安慰自己,责备自己,为何强加想法于他人,至始至终其实自己跟那些讨厌的群体也没什么区别──有分歧者的想法,但是没有分歧者的勇气。

正如当下的生活,我时常质疑自己的选择──到底理性与感性是怎样存在于我的思维里,作为一个职业人,很多时候我缺乏严谨的思维,但是在感性层面的思考反而会更让自己舒适,顺其自然的收尾。作为一个高等生物,其实我二者都不想抛弃,毕竟生活不仅只是苟且,还是要去想想远方,而且我是热爱远方的;我讨厌浮躁的社会,却疲于平复自己的内心,我想寻找真实的自己,却没有踏上远方的勇气。

我觉得无法结尾,因为无法痛快……

blog/内心

2018-03-26 · 内心

View the archi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