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听歌

最近偶然看到高中时期自己听的歌单,顿感风格差异之大,甚是油然而生一种背叛之感,可喜更可悲,就像看到年少无知的自己,可笑之极。 关于音乐这件事,可能就是最近几年吧,愈发感觉认真起来了;虽然现在的科技已经能帮我做一些决策,但是还是会小心翼翼的去探寻自己想要的声音,以此来享受被掳获的窃喜。

其实听歌这件事情大部分还是受我哥的影响,小时候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搞来的一个极破的单放机,当时对于这玩意能不能发出点声响,我其实是不抱任何奢望的;不过后来他东拼西凑给外接了一个破喇叭也能动次打次搞两下了。其实当时除了觉得好笑点,也没觉得这玩意有多好听吧,毕竟当时也只有一盒古筝啥的民乐磁带来听听。真正让我震撼的是后来他买了一个新的单放机,耳塞入耳那一瞬间的重低音感彻底让我钟情于此,以至于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和我哥都是靠重低音强度来判别耳机好坏的。

也是受我哥的影响,后来很长时间我们在听这件事情上都比较同步了,也算是走上了一条穷酸的设备党道路,一起分享新买的耳机,新买的磁带,追一样的星;再后来耳机带来的感觉满足不了,省吃俭用的给自己置办了一套音响,从那以后回到家就是各种咚次哒次,天真的以为自己的音响谁也比不了…… 后来我们各奔东西,见面的次数也越来越少,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于听歌这件事情想法也越来越不同,但是他给我的感觉似乎始终停留在我们一起折腾的那个年代,想想也挺有趣的。

再说到现在吧,应该就是滑板之后接触了各种各样的人与事,慢慢开始接触各种风格的音乐,对于听的感受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单一,不再恪守自己所谓的正统路子的选歌想法。以前听歌也就是听罢了,没有去考虑一些专业性的东西,现在会越来越好奇去寻找一些除此之外的东西──风格,流派,情感,历史;不过自己觉得都是些比较浅显的玩意,虽说很想去深挖更有价值的另一面,但很多时候都是无奈于能力有限。

到现在来来去去也听了很多风格的音乐,一直在寻找自己想要的,唯独偏爱摇滚乐;无论传统,迷幻,电子还是后摇滚都发掘不少喜欢的,每次乐此不疲,如获珍宝,真是觉得很神圣的一件事情──这个世界这么多伟大的音乐,我为什么不能尽早去享受乐呢,可能明天我的想法就改变了,岂不是多幸运啊!不过无论主流与否,每首歌都必然都有它的价值,都有背后诸多的付出,但愿自己别有五十步笑百步的心。

blog/成长

2018-03-27 · 随想


Previous:分歧者的徘徊
Next:过去一年